长枢

叶蓝 灾难性信息素 abo

设定是abo都能闻到信息素味。一句话包罗就不打tag了。后续戳这正确的戒烟方式

叶修是个Alpha。

但是他似乎从来没有易感期。

安文逸一次因为身体原因抵抗力下降,发情期提前,不慎在训练室里出了岔子,几个Alpha瞬间人仰马翻,慌慌张张地狂奔出门,唯独叶修叼着根烟,轻轻松松地在溢满信息素的走道里乱晃,又是帮忙找抑制剂又是收拾屋子,潇洒得要命。

自此他的性别受到了怀疑。

难道是个装A的Beta?

众人想了想,包括从小和他一起长大的苏沐橙。根本都没人闻过他的信息素味儿。按理说兴欣三个A对于味道应该很敏感才对,可居然连点蛛丝马迹都没发现。

可疑。

太可疑了。

直到叶修无可奈何地秀出了性别证明,众人才勉强相信。但一个疑问的种子也就此埋于心中。

叶修的信息素究竟是什么味儿的?

罗辑反应很快,提出来:可能是特例,跟熊猫血出现的几率差不多,无味的信息素,所以大家都闻不到。

众人深以为然,派出包子去刺探情况。

包子乐颠颠儿地跑过去,直接凑上去道:‘老大,你的信息素是不是没味道啊?’

叶修坐在电脑面前吞云吐雾,两只手在键鼠上忙得不亦乐乎,只来得及丢给包子一个神秘莫测的微笑。包子恍然大悟,回去得意洋洋地宣布‘叶修的信息素就是没味儿!’

不解之谜破解得比想象中还要快,众人失望地对视一眼,老老实实坐回座位上训练。

蓝河是个Omega。

但很多人都以为他是Beta。

一方面蓝河身体素质良好,发情期准得像卫星同步的表,说是今天晚上来绝不拖到明早。三月一次,一次三天。全联盟估计也就张新杰能把时间掐得比他好。定期小假批下去也没几个人注意。

另一方面蓝团带人下本威名在外,在不少迷妹眼中都是英俊潇洒的翩翩少年,就差骑匹白马演童话王子。这么炫酷的蓝桥春雪,不是个A,也是个B。而你告诉我是个O?

哼,不存在的。

被发现的时候在场所有人都大吃一惊,恨不得现场扒了他的裤子检查。蓝河誓死护卫贞操并强调外观上啥都看不出来。才阻止了蠢蠢欲动的笔言飞。

‘我就是想和你比个大小,’他一脸猥琐地朝他挤眉弄眼‘据说O的那玩意儿都特别娇小,老蓝啊……’

‘滚你的’,蓝河给了他一个标准的白眼‘上厕所的时候不都看过,我的尺寸很正常。’

这事儿暴露其实得赖春易老,好好的国庆非拉着蓝溪阁另外四大高手出来踏青,结果倒好。车开着一半几个人都变了脸色。

‘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?’曙光皱了皱眉头。

‘没有?难道有人放屁?’笔言飞一脸夸张地捂上了鼻子,‘开窗户啊开窗户啊。’

‘我觉得是汽油味儿。’入夜寒不太确定道‘你们觉得呢?’

这一车子除了蓝河全是A,鼻子一个个都灵的很,当下也感觉到了,曙光想到前两天高速公路上汽车漏油引起火灾无人生还的新闻,哆哆嗦嗦地问春易老:‘大春你这车漏油?’。

春易老脸色也不大好,但在市中心公路上前后都是飞驰而过的车他还不好停。笔言飞惨兮兮地一脸悲壮,居然还有兴致吐槽‘你说这车会不会炸啊……’

‘二笔你可闭嘴吧。’蓝河在一旁忍无可忍‘这是我信息素的味道!我发情期昨天刚过!’

此言一出,震惊全场。

自此,蓝溪阁五大高手知道了,他们中出了个Omega,一个闻起来就十分火爆,十分野性,十分剽悍的Omega。

在这件事情发生的大半年后,一个夏天的夜晚,蓝河独自一人潜入了兴欣的单人宿舍,与叶修同志进行会晤。并决定趁着月黑风高行些不可描述的苟且之事。两人兴致一高,也顾不上时间地点。一心只想着赶紧来一发。

二人都是挺招蚊子的体质,叶修干脆在门口放了盘蚊香,青烟顺着门缝袅袅升起,房内天雷勾动地火,信息素无可抑制地扩散,整层楼弥漫着烟熏火燎的气息。

魏琛半夜起来时路过叶修房间,看到那一缕青烟幽幽地绕出来,烟味和汽油味在他鼻腔里打了个照面,瞬间就是一阵感官爆炸。他拧了几下门把手,发现从里面锁上了。反应过来后惊恐地使劲敲门,高声吼道:‘老叶!老叶你没事吧!’

叶修在门里正渐入佳境,蓝河的裤子和衬衣都被他扔到了一旁,皱巴巴地缩在角落里。内裤被彻底兴奋的身体顶出一片湿渍。叶修听到魏琛的声音明显青筋一跳。按着蓝河的肩膀把他压到床上,略微粗暴地拽掉了彼此身上最后的遮蔽,扣着他的后脑纠缠对方的舌头互相厮磨。蓝河被他亲的七荤八素,压根无心去留意门外的蓝雨老队长,只能勾住他的脖子,用自己的行动平复两人心中的热情。

魏琛等了一会儿,一点回应都没听见,想到里面的也许早已烧晕过去,整个人心都凉了,当机立断跑到旁边的房间把所有人都喊醒。

苏沐橙穿着小熊睡衣,本来睡的迷迷糊糊,听到叶修房间着火,整个人瞬间吓清醒了。陈果吓得一脚踢到了床沿疼得直吸气。唐柔二话没说,穿着拖鞋就到楼下找灭火器。包子听到消息,差点一脚把罗辑踹下床。几个人慌慌张张地跑到叶修门口。魏琛眉头紧拧,看着面前几人焦急的面孔,哑着嗓子道‘我之前喊了他,没反应。’

‘这样’乔一帆说‘我们先想办法把门撞开,之后用灭火器解决。’

叶修对外面的动静一无所知,他的准备足够耐心,蓝河的身体已经彻底为他打开,小剑客抬腰蹭了蹭他的小腹,这个暗示足够明显。叶修吻了吻他的眼睑,扶住他的腰,两人一点点融为一体。

‘你们别说了!总之先把门撞开把人救出来啊!’方锐急得满头是汗‘万一老叶……’

‘你可别乌鸦嘴!’陈果眼泪都快掉下来了‘他肯定不会有事的!’

苏沐橙脸上的担忧和焦虑不输任何一个人‘可是现在撞开门会不会让火烧得更旺?’

‘不能再等了!’罗辑难得拔高了嗓子‘火灾最危险的不是火灾,而是烟雾!这里烟味太重了!’

唐柔气喘吁吁地跑上楼‘果果,我找到灭火器了!’

蓝河与叶修依旧沉浸在二人世界中,屋内没有开灯,月光顺着窗帘的缝隙流进来,叶修望着他的双眸,碎光影影绰绰地零落着,像是从里面看见漫天繁星。

‘小蓝……’他拉着蓝河,把对方抱坐到自己身上,这个姿势他进得更深,蓝河被迫环抱住他的背部,口中发出模糊不清地呻吟。两人都有些气息不稳,汗水顺着额角留下来,两人闭着眼睛,交换了一个粘粘糊糊的吻。

‘你这个是清水灭火器’安文逸接过来后当即说道‘房间里有汽油味儿,油性燃料遇水会越烧越旺的!’

‘那怎么办啊!’唐柔也惊慌无措起来。‘我再下去找找还有没有别的?’

‘别管这些了我们先把门撞开吧!’包子恨不得一脚踹到门锁上,‘魏哥,你和我一起,咱俩把门撞开!’

叶修觉得他从来没有给这样美好的经历,除了拿冠军的一刻,那种精神上的快乐让他觉得仿佛获得了至高无上的珍宝。而蓝河亦如是,荣耀占据了他们生命中太多的部分,从而挤占了其他的时空,以至于总觉得哪里缺少了什么,但是此时此刻,他们的心是充实的。身体与精神的双重刺激让两人感到了真正意义上的满足,就像两个被切开的半圆,终于找到了完全匹配的另一部分。

‘小蓝……’叶修狠狠地将自己埋进他的身体‘听好了,我……’

魏琛喊道‘我数到一就撞,三!’

‘我爱你……’

‘二!’

‘叶修……’蓝河微微仰起身,露出白皙纤长的脖颈,小巧的喉结暴露在Alpha的视线下,叶修眸色一深 毫不犹豫地轻咬上去。

‘一!’

‘我也爱……’

‘砰!’

伴随着巨大的撞门声,房间门猛地打开,作用力一时过大,包子和魏琛都踉跄了几步才稳住身形。房间里黑灯瞎火的没有一丝光亮,浓厚的烟味与汽油味扑面而来,月色下只能隐约看见两具交缠的身影。

喘息的声音在安静的空气里格外突兀,叶修和蓝河目瞪口呆地看着门口闯入的兴欣全员。本来快要高.潮的蓝河被吓得瞬间萎了。

苏沐橙刚刚打通急救电话,对方训练有素的医护人员快速地询问地点,她愣愣地停了好几秒才找回自己的声音‘不用了……我刚刚打错了……我其实是想找报时台……’

那是兴欣所有人印象中叶修最愤怒的一次。

‘滚出去!!!!!!!!’

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
等围观众人离去后,蓝河当晚提着裤子就跑了。
并认为自己无颜面对江东父老。

后来兴欣全体加训了两个月。

叶神也是很不容易了。

这是之前烟味的老叶的脑洞,之前手癌不小心删了一次,终于重写出来了……
小蓝信息素是汽油味的脑洞是
@翙翙其灵 在评论中提出的,已加入,感谢。
这回小蓝真的是不要面子了……

设定兴欣里叶修,魏琛,包子,莫凡是A,唐柔,沐橙,罗辑,一帆,方锐,陈果是B,安文逸是O。

后续戳正确的戒烟方式

一个潇洒的目录

评论(82)

热度(885)